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郑渊洁童话 » 正文

309暗室之二银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8-02  浏览次数:5
核心提示:  第一章  309暗室的事,皮皮鲁全家对外守口如瓶。他们清楚,一旦外界知道了皮皮鲁家的壁柜里有一座金城,全家再无宁日,

  第一章
  309暗室的事,皮皮鲁全家对外守口如瓶。他们清楚,一旦外界知道了皮皮鲁家的壁柜里有一座金城,全家再无宁日,弄不好还会家破人亡。
  有花不完的钱不是幸福。这是爸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是一种不幸。这是妈妈最爱说的名言。
  爸爸还爱重复一位叫萨迪的名人的一句名言:无论学者、博士、圣徒,也无论是圣明雄辩的人物,只要他一旦羡慕浮世的荣华,便是跌在蜜里的苍蝇,永难自拔。
  尽管皮皮鲁梦想拥有所有的游戏卡,尽管鲁西西梦想拥有所有款式的高档文具盒,可他们从未想过去309暗室的金门里拿一块金子。他俩的脑子里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不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要。
  每当爸爸妈妈看到自己的孩子守着一座金城吃熬白菜而毫无怨言时,他们确信皮皮鲁和鲁西西是两座金山。尽管皮皮鲁家没什么财产,可爸爸妈妈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富翁。
  自打金门出来后,皮皮鲁和鲁西西天天睡觉失眠,原因是他们特想知道另外三个小门里边有什么。
  终于,他们忍不住了。
  "爸爸,我想进309暗室的另外三个门看看。"一天晚饭后,皮皮鲁向爸爸请求。
  "我也想看看。"鲁西西声援哥哥。
  爸爸和妈妈用目光交换意见。其实他们也想知道银门、铜门和铁门里边有什么。
  "现在咱们做准备工作,比如配钥匙什么的。等到放暑假时,咱们一起进去探险,怎么样?"爸爸怕耽误孩子学习。
  皮皮鲁看了一眼日历,好在现在离放暑假只有三个星期了,他点头同意。鲁西西也没意见。
  经过讨论,全家一致同意此次探险的目标是银门。
  总算熬到放暑假了。
  "就我和鲁西西进309暗室行吗?"皮皮鲁一边做准备一边问爸爸。
  "为什么?"爸爸反问儿子。
  "有大人在身边还叫什么探险?"皮皮鲁觉得和大人一起探险没劲。
  爸爸想了想,同意了。他由此步入了地球上最伟大的父亲的行列。
  "这。....."妈妈不放心。她由此步入了地球上最伟大的母亲的行列。
  "让他们去吧,我看他俩的应变能力比咱们还强。"伟大的爸爸做伟大的妈妈的工作。
  "那得带个步话机,有应付不了的情况我们好增援你们。"妈妈提条件。
  皮皮鲁和鲁西西只得同意。
  第二天是星期日,向309暗室里的银门进军的时间定在上午10点整。
  皮皮鲁和鲁西西整装待发,他俩除了没有枪外,其它装备可谓武装到了牙齿。从食品到通讯器材,从照明灯到指南针,应有尽有。整个一支特种部队。
  10点整。
  爸爸拉开壁柜的门,轻轻按了一下309暗室的开关。
  暗室的门开了。一股阴冷的凉气吹进屋里。
  "去吧,祝你们成功!"爸爸拍拍儿子的肩膀,又在女儿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当心点儿!"妈妈叮嘱。
  皮皮鲁冲爸爸妈妈一笑,先进了309暗室。鲁西西亲了妈妈一下,然后跟在皮皮鲁身后走进了309暗室。
  现在,皮皮鲁和鲁西西已经站在了银门旁边。皮皮鲁掏出爸爸去配制的银门的钥匙插进锁孔里。
  “你听!"鲁西西示意皮皮鲁先别开锁,她把耳朵贴在银门上。
  皮皮鲁也把头凑过去。
  流水声。银门里有水声。
  "告诉爸爸妈妈吗?"鲁西西指指拴在自己腰间的步话机。
  皮皮鲁摆摆手,他打开锁,拉开银门。
  门里边很黑,皮皮鲁扭亮手电往里照,一条石阶通向下方。水声来自石阶下边。
  "进去。"皮皮鲁向鲁西西挥了一下手。地道的探险家的潇洒动作。
  他们沿着石阶往下走,水声越来越大。
  "地下河!"当皮皮鲁站在最后一节台阶上时,他惊呼道。
  这是一条约10米宽的地下河,河的两边望不见尽头。
  皮皮鲁从台阶上捡起一块石头,扔进水里。
  "扑通!"石头与水接触后发出声响。
  "还挺深。"皮皮鲁极富经验地对鲁西西说。
  "那儿有一条船!"鲁西西指着右边说。
  皮皮鲁操纵手电筒的光柱朝鲁西西指的方向照去。果然有一条小船拴在岸边。
  "上船吗?"皮皮鲁问鲁西西。
  "得告诉爸爸吗?"鲁西西觉得一上船就有远航的可能,而步话机的有效通讯距离只有500米。
  "要不你回去?"皮皮鲁激妹妹。
  鲁西西瞪了皮皮鲁一眼,抢先上了船。
  皮皮鲁解开小船的缆绳,跳上船。小船离开了石阶。
  “你记住这个地方,不然咱们回来时可找不到家了。"皮皮鲁一边给妹妹下任务一边开始划桨。
  鲁西西借助手电的光记住了他们登船的位置。
  "你转过身去,注意观察前方。"皮皮鲁说。
  鲁西西转过身子,背对皮皮鲁,面朝船运行的方向,用手电探测前方。
  地下河上方和左右都是奇形怪状的岩石,鲁西西觉得这儿比金门里恐怖多了。
  "真棒呀!"皮皮鲁边看边赞叹,"这里要是开发旅游点,一年准能赚几百万。"“注意!低头!"鲁西西喊。
  一块几乎贴着水面的巨大岩石出现在船的前方,皮皮鲁想操纵小船绕过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块大岩石好像有吸力,小船加速朝它撞过去。
  "快跃下!"皮皮鲁冲鲁西西吼道,他用最快的速度抽出船桨,想用船桨抵消与大岩石的撞击。
  就在船桨与大岩石相撞的一刹那,大岩石发出了一声巨响。皮皮鲁认定他们碰上了水雷,他闭上眼睛听从上帝的安排。
  一分钟过去了,皮皮鲁晃晃身体,还在。他睁开眼睛,用手电往前一照,大岩石变成了一扇门!
  "鲁西西,快起来,你看我发现了什么?"皮皮鲁叫趴在船上的鲁西西。
  惊魂未定的鲁西西从船上爬起来,她被面前的这扇门惊呆了。这不是一般的门,是那种只能在科幻电影里看到的极现代化的门。
  皮皮鲁将船缆拴在门旁的一根金属柱子上,他试着拉了拉那扇门,门开了。
  第二章
  门里有灯光。
  皮皮鲁和鲁西西吃了一惊,有灯光就说明有人!
  皮皮鲁先跨进门里然后回身把鲁西西也拉了进去。
  这是一条通道,形状像船舱里的走廊,墙上有壁灯。
  不知为什么,鲁西西觉得这儿比那些怪里怪气的石洞还可怕。
  "你在这儿等着,我进去看看。"皮皮鲁示意鲁西西留下。
  显然,他也直觉到这儿有危险性。
  "我和你一起去。"鲁西西不同意。
  皮皮鲁为有这样的妹妹感到自豪,他点点头,说:"遇到紧急情况时,你抓紧和爸爸通话,但愿咱们现在还在有效通话距离内。"鲁西西将步话机拿在手里。
  皮皮鲁开始向通道深处走去,鲁西西紧跟在他身后。
  拐了一个弯儿,前边又是一扇门。
  皮皮鲁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里边没动静。他小心翼翼地拉门。
  门开了,里边漆黑一片。
  "手电。"皮皮鲁把手伸向后边,向鲁西西要手电。
  鲁西西这才想起刚才摘对讲机时把手电放在地上忘了拿了。
  "我回去拿。"鲁西西说。
  "不用了,"皮皮鲁拽住妹妹,"里边准有灯,咱们借着通道里的光线找找开关。"皮皮鲁和鲁西西走进那扇门里边,突然,灯亮了。
  鲁西西往四周一看,"啊--"她尖叫了一声,死死抓住皮皮鲁的胳膊。
  皮皮鲁也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一间类似于实验室的房间,绕房间一周的长桌上摆着数百个大玻璃罐,每个玻璃罐里都泡着一颗人头。浸泡人头的液体是琥珀色的。皮皮鲁学过化学,他判断那液体是甲醛。
  "别怕,都是死的。"皮皮鲁给鲁西西打气,其实他的手也在发抖。
  除了人头,房间里还有许多仪。
  "我怎么觉得这些人头都挺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皮皮鲁说。
  "你别吓唬我!"鲁西西抗议。
  "真的,不信你看这颗,我敢发誓我在一个星期之内见过他!"皮皮鲁指着他身边的一颗人头说。
  鲁西西壮着胆子看了那人头一眼,的确面熟。
  "我想起来了,是贝多芬!"皮皮鲁一拍脑袋。
  “没错,真是贝多芬的头!"鲁西西点点头。她和皮皮鲁是在前天刚看过一部描写贝多芬的电视剧。
  "贝多芬的头怎么会在这儿?”皮皮鲁一边嘀咕一边观察紧挨着贝多芬的另一颗头颅。
  "玻璃罐下边有字。"鲁西西有了新发现。
  "海明威。"皮皮鲁念那行小字。
  得过诺贝尔奖的大文豪。
  海明威旁边是梵高。罗丹挨着曹雪芹。托尔斯泰和郑成功是邻居。达·芬奇和居里夫人作伴。还有林肯、邱吉尔、爱因斯坦、莫扎特、米开朗基罗、牛顿、伽利略、罗斯福、瓦特。.....人类历史近400年来几乎所有的名人伟人的头都被囊括了!
  面对这么多名人伟人,皮皮鲁和鲁西西目瞪口呆,他们在进309暗室的银门之前曾经对银门里做过种种计测,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在自己家的暗室里荟萃着这么多名人的头颅!
  是谁把这些名人的头弄来的?那人要这么多名人的头干什么用?
  就在皮皮鲁和鲁西西想到这个问题的同时,房间另一侧的一扇门开了,一个坐在轮椅里的老头出现在他们面前。
  "我终于盼到这一天了。"老头对于皮皮鲁和鲁西西的光临显然持欢迎态度。
  皮皮鲁和鲁西西对视了一眼,又一起看那老头。
  "您是谁?"皮皮鲁问。
  “你们叫我觅工好了。寻觅的觅,工程师的工。"“我叫皮皮鲁,她是我妹妹,叫鲁西西。"皮皮鲁把自己和鲁西西介绍给觅工。
  "这是一座实验室,"不等皮皮鲁问,觅工就主动介绍,"全称是名人大脑实验室。你们已经看见了,我这儿收集了许多名人的头。我认为名人的大脑一定有它的特殊的地方,我的工作就是找出这个特殊的地方,然后通过某种方法使普通人的大脑也能出现这个特殊的地方,这样,人人都能变得聪明。由此,人类历史的进程将大大被计进。"“您的工作很伟大。”皮皮鲁脱口而出。
  "您干吗要躲在这儿试验?"鲁西西不明白。
  "我是要离开世俗的干扰。我收集到这些名人的头后,就让家人将我封闭在这里,出路只能从外边打开,从里边绝对打不开出口。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他们没有来。我只好在这实验室里听天由命了。我估计我只能再活一个月了,谢天谢地,我总算把你们盼来了。"觅工兴奋得直哆嗦。
  "您的研究成功了?"皮皮鲁从觅工的口中感觉到自己马上就要面对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项发明。
  觅工点点头。
  鲁西西有点儿喘不过气来了,她知道这项发明对人类意味着什么。
  觅工告诉皮皮鲁和鲁西西,他在解剖了这么多名人的大脑后发现,所有名人的大脑上都有一个Z形的沟回。经过研究,觅工证实了这个Z形的沟回正是导致了这些名人的智商比常人高出数倍的唯一原因。而普通人的大脑上绝对没有这个Z形的沟回。
  皮皮鲁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头,他不知道自己的大脑上有没有Z。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发明出能使普通人的大脑上也出现Z形沟回的仪器。"觅工对皮皮鲁说。
  "太棒了!"皮皮鲁跳起来。
  觅工将轮椅转了180度,他打开一个柜子,从里边取出一顶头盔。
  "头盔?"皮皮鲁说。
  "这可不是一般的头盔。我给它取名为致聪盔。戴上它,通电10分钟,任何人的大脑上都会出现Z形沟回。"觅工说。
  "我戴上试试。"皮皮鲁迫不及待。
  "唯一的遗憾是,这顶致聪盔还没做过任何试验。"觅工说。
  "就在我头上试吧!"皮皮鲁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
  "我从不拿活人做试验。最初的试验只能在动物身上进行。"觅工一边用袖子擦拭致聪盔一边说。
  "这儿有动物吗?"皮皮鲁问。
  觅工摇摇头。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的到来使我高兴的原因。"觅工直视着皮皮鲁的眼睛说,"我拜托你们拿着致聪盔去外边在动物身上做试验。"“您这么相信我们?"皮皮鲁的眼泪一个劲儿往外钻,他强烈感受到人与人之间信任的力量。
  "我是专门研究人的。我看得出,你们是正直、善良的孩子。我完全信任你们。"觅工的目光里充满了自信。
  "您和我们一起出去吧!"鲁西西对觅工说。
  "我不能动了,没体力了。我在这儿等你们的消息。如果成功了,你们就把致聪盔献给人类,千万不要申请什么专利,要无偿献给人类。如果失败了,快些来找我,我再对它进行修改。"觅工把致聪盔递到皮皮鲁手中。
  皮皮鲁觉得自己手中拿的不是头盔,是地球。
  "在什么动物身上做实验呢?"鲁西西心细。
  "就找一头猪做试验吧,不是都说猪最笨吗?"觅工说完又把致聪盔的具体操作方法教给皮皮鲁和鲁西西。
  "您放心,我们一定尽快完成试验。"皮皮鲁这才知道什么叫奉献。
  "谢谢。"觅工目送皮皮鲁和鲁西西拿着致聪盔离开名人大脑实验室。
  第三章
  皮皮鲁和鲁西西进309暗室已经两个小时了,就在爸爸和妈妈坐立不安着手拟订援助计划时,皮皮鲁兄妹从309暗室里出来了。
  爸爸妈妈松了一口气。
  "银门里是什么?"爸爸估计银门后边总不会是一座银城吧。
  “你们猜。"皮皮鲁给自己倒了一杯凉开水,一仰脖儿全喝光了。
  "这是什么?"妈妈看见了鲁西西手里的致聪盔。
  "银门里是摩托城!"爸爸由此判断。
  "不对。"鲁西西摇头。
  "拳击城?"爸爸发挥想象。
  皮皮鲁摇头。
  "赛车场?"爸爸寻找着所有与头盔有关的项目。
  "我说了?"鲁西西请示哥哥。
  "说吧。"皮皮鲁把荣誉让给了妹妹。
  "银门里是名人大脑实验室。"鲁西西字正腔圆地把每一个字说得清清楚楚。
  "名人大脑实验室?"爸爸和妈妈异口同声地重复了一遍、语气全是由惊愕组成的。
  鲁西西把她和皮皮鲁在银门里的经历讲了一遍。
  爸爸和妈妈的目光全落在致聪盔上。
  "觅工的这项研究如果能成功,肯定将大大计进人类历史的进程。"爸爸深有感触地说。
  "把自己封闭在暗室里,潜心研究能使人类的所有成员都聪明的方法,真是伟大的科学家!"妈妈一边擦眼角一边称赞觅工的品质。
  "咱们应该抓紧时间做试验,觅工的体力快不行了,我想让他在离开人间之前享受成功的喜悦。"皮皮鲁说。
  "农贸市场有卖活猪的,我去买一头运回来,咱们在家做实验。"爸爸边说边穿大衣。
  “我跟你去。"皮皮鲁说。
  半小时后,皮皮鲁和爸爸从农贸市场将一头中等身材的活猪运到家中。
  这头猪目光呆滞,对于变化了的环境一点儿也不惊讶,一看就是最笨的那类猪。
  "咱们就管它叫大傻吧!"鲁西西爱给动物起名字。
  "准备试验。"爸爸宣布。
  皮皮鲁拿起致聪盔,朝大傻走去。
  爸爸挽起袖子,他准备在大傻不配合时强其它合作。
  大傻的确傻得可以,它对于头上的外来物采取了宽容的态度。
  致聪盔戴在了大傻的头上。
  鲁西西给致聪盔接上电源。
  "通电!"爸爸发令。
  皮皮鲁打开了致聪盔上的开关。头盔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像电焊枪工作时那种声音。
  妈妈看表计时。
  大傻显然没感到任何痛苦,相反,它好像特别舒服,时不时摇摇它那与身体不成比例的尾巴。
  "但愿致聪盔能成功地在大傻的脑子上刻出一个Z。"皮皮鲁自言自语。
  "时间到了。整整10分钟。"妈妈宣布。
  皮皮鲁关闭致聪盔上的开关。爸爸的眼睛死盯着大傻。
  大傻眼睛里那种呆滞的目光的确不见了,它依次注视着皮皮鲁全家每位成员一遍。
  四个人的心"怦怦"直跳,他们感受到了大傻身上的变化。
  "存在着的就是合理的。"大傻突然冒出一句话。
  "大傻说话了!"鲁西西喊。
  "这是哲学语言。"爸爸惊呼,"是大哲学家萨特的一句名言!"“太棒了!成功啦!"皮皮鲁跳到床上翻跟头。
  "觅工太有本事了,如果致聪盔把猪都能弄得会说话了,那人戴上就更不用说了!"妈妈情绪很激动。
  "人有什么本事,他就要受这种本事的罪。"大傻说的第二句话。
  这句话太深奥太深刻太深玄了。皮皮鲁全家的每一位成员头一次感到自己的大脑在一句看似普通的话面前显得那么苍白无力那么不够用那么浅薄那么玩不转。
  "我去告诉觅工。"皮皮鲁时刻惦念着那个为了使全人类的大脑都聪明而耗尽自己心血的老头。
  "等等,咱们应该测试一下大傻的综合智力。目前它只在哲学方面显示出优势,别只是黑格尔的复制品吧!"爸爸想得周全。
  "觅工说了,他是综合了所有伟人的大脑制出致聪盔的。
  大傻应该具备所有种类伟人的特长。"鲁西西说完打开自己的书包,翻出一本数学书,她挑了一道最难的数学题抄在一张白纸上递给大傻。
  大傻干了一件令皮皮鲁全家瞠目结舌的事情:它用两条后腿站了起来,两条前腿显然告别了作为腿的历史,改换门庭当了手。这无疑是一场革命。
  大傻在沙发上坐下来,伸手接过鲁西西递过来的数学题。
  皮皮鲁递给它一支笔。
  大傻准确无误地将答案写在纸上。
  "哇,它可是一天学也没上过呀!"鲁西西拿着验证过的答案惊呼。
  皮皮鲁能在一小时之内拿着免疫长寿丸赶回名人大脑实验室吗?
  现在还不得而知。
  不过有一点可以告诉你,皮皮鲁在奔跑时为自己是一个普通人感到自豪。他终于知道了,作为一个普通人,他对历史的贡献与伟人对历史的贡献是对半儿分的。

 
 
[ 儿童文学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儿童文学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