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郑渊洁童话 » 正文

蛇王淘金1-5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8-02  浏览次数:1
核心提示:第一章蛇王登基的第二天,召集文武大臣聚议。文武百官还摸不清新大王的秉性嗜好脾气,都诚惶诚恐地小心从事察颜观色。"这世界上
    第一章
    蛇王登基的第二天,召集文武大臣聚议。
    文武百官还摸不清新大王的秉性嗜好脾气,都诚惶诚恐地小心从事察颜观色。
    "这世界上,什么东西最好?"蛇王盘坐在第一把交椅上,发问了。
    大凡刚刚获得王位的,首先想到的都是这个问题。
    "老鼠最好。"响尾蛇大臣胆子大,率先发言。
    蛇爱吃老鼠。
    蛇王的冰箱里有的是老鼠,他不稀罕。
    "怎么样能健康?"蛇王问。
    "吃得好,还要心情好"竹叶青大臣小心翼翼地说。他清楚,只要说出一个蛇王不爱听的字,他就会被处死。
    "怎样才能心情好?"蛇王问。竹叶青大臣最怕蛇王穷追猛打。
    "心情好。....."竹叶青在肚子里措着词,"心情好。.....就得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怎样才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蛇王问。
    竹叶青大臣哆嗦了。
    "钱!有了钱就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眼镜蛇大臣给竹叶青大臣解围。竹叶青曾经救过他,他要报答。
    "钱?"蛇王头一次听这个词。
    "在这个世界上,有了钱就有了一切。"眼镜蛇在蛇家族中看书最多。
    "我要钱。"蛇王嘴里迸出三个字。
    "钱贬值很快。"四脚蛇大臣给眼镜蛇大臣使个绊儿。眼镜蛇大臣曾经给他使过绊儿,他要报复。
    蛇王盯着眼镜蛇大臣。
    "金子不贬值,金子就是钱。"眼镜蛇大臣肚里墨水就是多。
    "我要金子。"蛇王又迸出几个字。
    大臣们面面相觑。
    "金子埋在地下。我们蛇家族淘金比人类方便多了。"眼镜蛇大臣献策。
    "传旨,淘金。"蛇王降旨。
    瞬间,淘金的圣旨传遍了整个蛇家族。
    数亿条蛇出动了。他们在地下搜索着黄金的踪迹,他们偷偷观察人类淘金的方法,学习淘金的技术,与人类争夺黄金的拥有权。
    蛇王还亲自出马督战,他来到蛇家族开发的第一个金矿视察。蛇王认为金矿规模太小设备太旧开采量太少。
    人类的金矿不约而同出现了大量的蛇,这引起了人类的好奇。数量众多的科学家争先恐后地研究这一奇特现象。上千篇论文出笼,上万名研究人员为此晋级。什么《蛇的骚动期》啦,什么《从蛇的迁徙看地球气候的变化》啦,什么《人类从蛇类悟出的德性》啦。可惜没一位科学家发现蛇到金矿的真正原因。
    黄金开始源源不断地运到蛇王的王宫。
    人类的黄金开采量急剧下降。淘金,人不是蛇的对手。
    黄金价格急涨。
    蛇王的宫殿里已经堆满了黄金。
    望着这些不能吃不能穿的金光闪闪的东西,蛇王并没有心情很好的感觉。
    蛇王叫来竹叶青大臣和眼镜蛇大臣。
    "朕的心情还同往常一样呀!"蛇王说。
    竹叶青大臣认定死路一条了。
    "大王现在想干什么都可以干。"眼镜蛇没撒谎。
    "朕想。....."蛇王一时想不出干什么。
    竹叶青大臣缓过劲来了。
    "朕想当一回人。"蛇王知道人类在地球上处于主宰地位,人类对地球上的一切生物都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就是十个蛇王也顶不上一个人。
    "这不难,只要有黄金,什么都能办到。"眼镜蛇大臣犹豫了一下,"不过,当人不一定比当蛇王好。"“朕已拿定主意,要当一回人。"蛇王重复了一遍。他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当人才能幸福。他要去人间淘金,去淘真正使人幸福的黄金。
    "这得要上帝同意。"眼镜蛇大臣说。
    "你去同上帝联系一下。"蛇王对眼镜蛇大臣说,"不是有了钱什么都能办到吗?"“臣领旨。"眼镜蛇大臣明知请上帝批准蛇王当人并非易事,但他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
    眼镜蛇带着上千两黄金去见上帝。
    上帝的侍从告诉眼镜蛇大臣,上帝出巡了,不在家。
    "您能帮我转告上帝吗?"眼镜蛇大臣问上帝的侍从。
    "不行。"上帝的侍从说。
    "这是给您的。....."眼镜蛇大臣递给侍从黄金。
    "什么事?"侍从收下黄金后问。
    "我们蛇王想当一回人。"眼镜蛇大臣说。
    "从投胎开始当?"
    “对。"
    “你等一下。"
    侍从回去片刻,拿着一个大本子出来。
    "明天下午,蛇王投胎到××城××区××家。此事我就办了,不必禀报上帝了。"侍从对眼镜蛇大臣说。
    "多谢。"眼镜蛇大臣十分感激。
    侍从递给眼镜蛇大臣一张卡片。
    "这是通行证。"侍从说。
    眼镜蛇大臣收好通行证。
    第二章
    眼镜蛇大臣来到蛇王面前,将当人的通行证交给蛇王。
    "明天下午就去?这么快!"蛇王大喜,他知道了黄金的力量。
    蛇王开始做当人前的准备工作。
    他任命眼镜蛇大臣在他当人期间代理大王。他规定了在他当人期间同蛇民族的联系方法。他还给每位大臣晋升一级......其实,蛇王是不打算再回来了。他准备美美地享受人生。
    眼镜蛇代大王上任后的第一道旨意,就是选派四条凶猛精悍的蛇暗中保护蛇王,给去人间的蛇王当保镖。
    "大王到人间后,所需黄金均由我们提供,要多少有多少。"眼镜蛇代大王对蛇王说。
    蛇王点点头。他坚信自己能幸福。
    第二天下午。某城一家妇产医院的走廊里,坐着几位焦急不安的人。
    他们在等待一个婴儿的出生。
    "但愿是男孩儿。"爷爷猛抽烟。
    “这可说不好。"儿子给爸爸打预防针。
    "唉,都一样。"奶奶的眼睛死盯着产房。
    产妇已经进去半个多小时了。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恭候着一个新的生命降生到这个世界上。
    他们怕的东西太多了:
    怕女孩儿。
    怕怪胎。
    怕难产。
    怕先天不足。
    怕。.....
    他们希望的东西同样多:
    希望是男孩儿。
    希望生产顺利。
    希望孩子健康不缺胳膊少腿。
    希望是爱因斯坦。
    希望是巴尔扎克。
    希望。.....
    护士从产房走出来。
    "5床家属!"护士高叫。
    三个人同时从座位上弹跳起来。他们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护士的舌头上。
    "男孩儿,重8斤。"护士平静地说。
    爷爷当即激动得休克了。
    奶奶呆了。
    婴儿的爸爸则不顾一切地冲进产房。.....蛇王来到了人间。他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是身穿白大褂的护士。
    他感到一切是那样新鲜。他动动胳膊,又踢踢腿,真是太有趣了。他兴奋得想喊,声音出了嘴,变成一声"哇--"的哭声。
    "哭得真有劲!"护士把婴儿抱给母亲看。
    他见到了这个他必须称之为"妈妈"的人。他知道,面前这个人将保护他,使他的人生之旅走得安稳。
    紧接着,他见到了一位发疯般热情地迎接他出世的男人--他称之为"爸爸"的人。
    蛇王感到了温暖。他觉得这比当大王还来劲儿,生命并不一定都要是强者才幸福,有时当当弱者,受到保护和宠爱也是很惬意的。
    当他听说他的爷爷奶奶为他的降生差点儿兴奋死了时,他更觉得自己放弃王位来到人间的举动是英明的。
    蛇王开始了他当人的历程。
    第三章
    蛇王降生到人间的第七天,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以超过迎接外国元首的礼仪由医院接到家里。
    房间布置得温暖、华丽。蛇王的眼珠转个不停。他看房顶上吊着的彩色气球,看组合柜里摆设的奇形怪状的玩具,看那张专为他准备的周密的小床。
    "比我的王宫强多了。"蛇王心想。他愈发认定当人这步棋走对了。
    "把他放到小床里,"奶奶指挥着儿媳,仿佛她是权威,"轻点儿,对,就这样。"妈妈把儿子轻轻地放在小床里,那动作那神态就像把儿子放在能引爆毁灭全世界的核武器的按钮上。
    "给他起个名字吧!"爸爸提议。
    征文比赛开始。
    爷爷连说5个均被否决。
    奶奶起的也在劫难逃。
    爸爸的全被否决--包括他自己也投了反对票。
    妈妈的反差太大,俗的太俗,洋的太洋。
    于是大家开始翻字典。
    蛇王在小床里耐心地等候自己的名字。他看见了窗外的大树上盘着两条蛇,它们隐蔽在树叶里。那是代大王派来暗中保护他的。
    "就叫阿奔吧?"爷爷再次送审。
    "阿字挺亲切。"奶奶投了赞成票?,但只有百分之五十。
    "嗯,奔也不错,在人生的道路上飞奔嘛。"爸爸投了另一半儿赞成票。
    妈妈弃权。
    通过。
    "阿奔!"
    “阿奔!"
    “奔奔。"
    “小奔。"
    大家轮流猛叫一气,拼命过着当爷爷奶奶爹妈的瘾。
    阿奔看着这些争相宠爱他的血亲们,心里热乎乎的。
    "你们看,他的鼻子像牛顿。"爸爸惊叫道。
    "我看像斯特劳斯。"妈妈两眼之间的距离和丈夫不一样,故聚焦点不在一处。
    "像李白。"爷爷兴奋得直搓手心。
    这些名字阿奔一个也没听说过。
    “该喂奶了。"生儿育女的权威奶奶发话了。
    阿奔被妈妈抱起来,他看见她那饱满洁白的乳房,他吸吮着人类的乳汁,他感到了哺乳动物的优越性,他喜欢这种用自己身体里的热量哺育后代的动物。
    蛇王,对了,阿奔在母亲的乳汁哺育下,一天天长大了。
    当他迈出第一步时,他确信自己踏上了淘金般的幸福之路。
    第四章
    阿奔一岁了。
    他是全家的太阳。
    好吃的东西全让他一个人吃。冬天的西瓜,夏天的苹果,春天的西红柿。.....全家围坐在他四周看着他吃,没有人馋,眼睛里喷射出的全是心甘情愿的享受的光芒。
    "爷爷,吃!"阿奔说话早,已被爷爷确认为有神童的嫌疑。
    "乖,爷爷不吃,你吃!"爷爷光吃孙子刚才这句话就能活一个月。
    "奶奶,吃!"阿奔不明白自己刚刚来到人间一年,比起身边这些受过磨难的人幸运多了,可为什么他们不享受却让一个将来享受机会海了去的小不点享受呢?
    “真是好孩子,奶奶不爱吃西瓜。"奶奶激动得直擦眼睛。
    阿奔昨天看见奶奶把他吃剩下的西瓜皮啃得还剩一张纸那么厚。
    阿奔又让爸爸妈妈,二位更是百般谢绝,千般感动,万般心甘情愿。
    阿奔的一切--吃喝拉撒睡及喜笑怒骂,成了全家人生存的目的。随着阿奔的出世,家中的其他人都不把自己当人看了。只要阿奔活得好,他们吃草都行。
    阿奔活得很感动,也很想报答他们。
    当他两岁时,亲人们开始讨论怎样培养他。
    "先教他背古诗吧!"爷爷说。
    没人反对。
    爸爸说一句,阿奔学一句。
    "阿奔,你自己说一遍。"爷节要孙子背一遍。当然大家都对阿奔一句背不下来坚信不疑。
    阿奔流利地把那首古诗说了一遍--他是蛇王,记忆力超人。
    全家人大眼瞪小眼。爸爸最先反应过来,他大喊一声:"神童!"“没错!"另外三人异口同声。
    两岁的儿童只听一遍古诗就能倒背如流,不是神童是什么?!
    "再教一首!"爷爷发疯似地喊。
    阿奔又背会了一首。
    "再教!"
    “再教!!"
    阿奔已经会背15首诗了,只用了不到1个小时时间!
    奶奶去喊邻居。爸爸给报社记者打电话。
    转眼间屋里挤满了陌生的人。
    屋外树上的蛇警惕地注视着蛇王的四周。
    "阿奔,给大家表演一回!"妈妈抱着儿子。
    看到几位家庭成员期待的表情,阿奔只好表演,其实他心里已经开始烦了。
    "天才!"一位记者惊呼。
    "不可思议!"
    “神童!"
    记者们围住了爸爸。
    "请问您的学历?"
    “请问您小时候是几岁开始说话的?"
    “您认为想生神童必须吃什么食物?"
    爸爸一一回答,神气非凡。
    又有记者围住妈妈提问。
    "请问生神童的受孕季节何时最佳?"
    “您注意胎教吗?"
    “您爱吃什么?"
    妈妈一通乱侃,恨不得说自己是圣母再生,怀孕时天天吃星星喝银河。
    爷爷奶奶也少不了大出风头。
    阿奔累了,他疲倦地看着乱哄哄的人群和劲头十足的血亲。他们不吃西瓜不吃苹果不吃一切每斤超过一元钱的东西就是为了换来今天这样的场面。
    电视台的摄像机来了。
    神秘的机器对准了阿奔。
    节目主持人将话筒对准了阿奔。
    "听说你能背十几首诗,你给我们表演一下好吗?"主持人问。
    阿奔决定不说了。他要是当着电视表演,弄不好连外星人都招来了。
    "小奔,背呀!"看见儿子不表演,爸爸急了,要知道,电视机前有他的同事,有他的朋友,有他的同学、可能还有曾经甩了他的初恋者。这是他出人头地以及彻底清算欺侮过他的人的良机。
    儿子还是不说。
    "背呀!"妈妈更急。她认定电视机前坐着反对她这门婚事的双亲,他们为此同她断绝了关系。她要让他们看看她跟他生了个什么!
    爷爷奶奶更是没想到自己在人生的终点之前还能出名,他们想了一辈子出名的事,也失望了一辈子。真是谁笑在最后谁笑得最好。爷爷从前投过稿,瞧那编辑退稿时那副不屑一顾的样子!一想起这事爷爷就恨不得从一千层的大楼顶上往下跳才解气。奶奶心情也极为迫切,她的同学里有一人成了教授太太,这件事使她吃饭不香睡觉不甜,尽管她有过上百名同学,才出了一个教授太太,那也不行!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在进火葬场之前当上神童奶奶!
    四位直系亲属的眼睛死盯着阿奔的嘴。
    阿奔紧闭着嘴,一声不吭。
    "你会背诗吗?"节目主持人再问。
    "他会!"爸爸急了,干脆替儿子回答。
    主持人耸耸肩膀。
    "阿奔,你说呀!"妈妈带出了哭腔。
    "你说不说?"爸爸把手举到了空中。吓唬儿子。
    阿奔愣了。要打我?就因为我没背诗?爷爷奶奶妈妈都不出来制止?大冬天的围在我身边看着我吃西瓜而不馋而心甘情愿的人就因为我背不出诗来要打我?!诗比西瓜重要?蛇王实在想不通。
    电视台的记者一边摇头一边走了。
    屋里只剩下全家。
    "你让我们丢了脸!"爸爸怒不可遏。
    "影响多坏,让我以后怎么见人!"爷爷直跺脚。
    "唉,他还小。....."奶奶稍客气些。
    "他是故意捣乱吧?"妈妈心眼儿挺多。
    阿奔看着身边这四个同他生活了两年的人,突然觉得十分陌生。他们生孩子为了什么?
    第五章
    爷爷同爸爸低声交换了一下意见,一致认为到了严厉管束阿奔的时候了,他是全家人的希望。要么当牛顿,要么当托尔斯泰,要么当贝多芬,梵高也凑合。天才都是管出来的,爸爸和爷爷决定开始管阿奔,就像冬天给他吃西瓜一样必然。
    "你今天是故意捣乱,以后还敢不?"爸爸举起手,拿出要动武的架式。
    "敢。"阿奔说。
    "顶嘴!!"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不约而同惊叫道。
    爸爸悬在空中的手准备着陆了。
    "看!"奶奶一声尖叫。
    一条大蛇出现在窗台上,它高昂着头,嘴里伸出细细的红舌头。
    "啊!"妈妈吓得往门口退。
    谁也顾不上想这蛇是怎样进到屋里来的。
    爸爸要去抢儿子。
    大蛇从窗台上来到地上,用身体围住阿奔。
    全家人的心都停止了跳动。他们的太阳被蛇困住了。
    谁也不敢上前去。
    只有阿奔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负责保护他的蛇见到有人要打他,出击了。
    爸爸去厨房拿了把菜刀。
    "当心点儿!"爷爷提醒儿子。
    爸爸一步步逼近阿奔和大蛇。
    蛇的头抬得更高了。
    阿奔抱住蛇的脖子,小声示意它别伤害这个拿菜刀的人,当然,也不能让他劈着。
    看到阿奔抱着蛇,全家人都吓傻了。
    "阿奔,松手!"爷爷声嘶力竭。
    "小奔,危险!"妈妈恨自己是女流,不能冲锋陷阵。
    奶奶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爸爸,你把刀放下。"阿奔说。
    "......"爸爸愣了。
    "你们都出去,我能对付它。"阿奔抱着蛇说。
    没人敢离开。
    "出去一会儿。"阿奔又说。
    看到大蛇没有伤害孙子的意思,爷爷扶着奶奶先出去了。
    "你们也出去吧。"阿奔对父母说。
    爸爸和妈妈站着不动。
    大蛇突然向他俩扑去。
    爸爸和妈妈逃出门外。
    当阿奔叫他们进来时,大蛇已经不见了。
    "蛇呢?"看着完好无损的孙子,爷爷感到不可思议。
    床上床下,柜上柜下,均无蛇的踪影。
    "以后你们千万别再做出要打我的样子。"阿奔说。
    全家人像看天外来客似地看着阿奔。
 
 
[ 儿童文学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儿童文学
点击排行